我要投稿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免费三级 >

”(仇兆鳌《杜诗详注》卷十八引)

日期:2020-04-13 19:19 来源:奇虎二丫 作者:轩辕民

  我来帮你哈~  诗 译:  时 令 到 了 寒 冬, 白 天 就 越 来 越 短; 浪 迹 天 涯, 在 这 霜 雪 初 散 的 寒 夜。 五 更 时 听 到 战 鼓 号 角, 起 伏 悲 壮; 三 峡 倒 映 着 银 河 星 辰, 随 波 动 摇。 野 外 人 家 哭 声 四 起, 传 来 战 争 的 讯 息; 数 处 渔 人 樵 夫, 唱 起 夷 族 的 歌 谣。 诸 葛 亮 和 公 孙 述, 一 样 不 在 人 间 了; 人 事 变 迁 音 书 断 绝, 我 寂 寞 无 聊。  这 首 诗 是 诗 人 在 大 历 元 年( 766) 寓 于 夔 州 西 阁 作 所。 全 诗 写 冬 夜 景 色, 有 伤 乱 思 乡 的 意 思。 首 联 点 明 冬 夜 寒 怆; 颔 联 写 夜 中 所 闻 所 见; 颈 联 写 拂 晓 所 闻; 末 联 写 极 目 武 侯、 白 帝 两 庙 而 引 出 的 感 慨。 以 诸 葛 亮 和 公 孙 述 为 例, 说 明 贤 愚 忠 逆 都 同 归 于 尽, 个 人 的 寂 寞 就 更 无 所 谓 了。 全 诗 气 象 雄 阔, 大 有 上 天 下 地, 俯 仰 古 今 之 概。  分析一  一个深冬的夜晚,大雪初霁,旅居在夔州西阁楼中的诗人。从霜雪之夜的所见所闻,联想到方今国度时势和本身朽迈多病飘泊天涯的生活,心情异常艰巨,于是写下了这首诗。题中的“阁”,即夔州西阁。  开端两句,碟调网在线观看。用流水对起题,写出诗人异乡作客的无穷感喟,意境空旷雄壮,感情沉郁悲凉,笔法弯曲勉强顿挫。第一句是说,岁暮时令,白日过得很快,宛如被人督促一样。这一句从外面上看,似乎只是点明时间,并为下句描写“寒宵”作为过渡,现实上蕴涵的情感很富厚。“岁暮”,是一年即将罢了的时候。时光消逝原先已使人有岁月不居、人生几何之感,更何况是“岁暮”,是衰年多病,久客天涯!“短景”的“景”,原指日光,这里引申指白日。冬天日短,故曰“短景”;“短景”又曰 “催”,则不但写出时光消逝之速,而且写出了诗人的特殊心理感受,蕴涵有许多感喟在内。  “天涯霜雪霁寒宵”第二句直点本题。七个字为全诗勾勒出一个充满着清静凄冷空气的特定环境。大雪初霁,天宇澄澈,明月辉映,积雪千里,这是一幅雪后山城的夜景图。这幅画图的形象是圆活美好的,意境是清滑稽默的。在通俗情景下,这种环境往往使人感到宁静、写意,但对作客天涯、忧国忧民的诗人来说,却惹起他深深的忧思。 “天涯”,原先指极远的天边,这里指夔州。称夔州为天涯,就含有羁旅万里、久客不归之意。“寒宵”与上句“短景”照应,点明时间上的推移。“霜雪”“寒宵”,既是写景,又是抒情。两句仅十四个字,却一波三折,层层递转,蕴涵着无穷交谊。  三、四两句紧承“寒宵”,写深夜见闻。这两句写景,听说”(仇兆鳌《杜诗详注》卷十八引)。曾被苏东坡誉为“后无来者”,成为历来传诵的名句。“五更鼓角声悲壮”,写深夜所闻,是说严冬雪夜,寂静无声,倏忽从远处的山城传来了声声悲壮的鼓角之声。“五更”,点明时间已由初夜而至夜尽,见出诗人独坐时间之久,思绪之多。“鼓角”,暗示出其时军民混战,我不知道亚欧有色。内讧不已的时期环境。“鼓角”而以“悲壮”来形容,则不但写出它在雪后初晴、夜静更深之时益加凄厉清脆的特质,而且写出了诗人悲凉的心情。这是一种加倍渲染的手法。“三峡银河影挥动”,写深夜所见,冬天的三峡,水清流急,一马平地,银装素裹,所以虽是深夜,却如同白昼,银河星斗,倒映江中,水流旋绕,波光闪烁,这确是一幅圆活的三峡夜景图。而在这幅凄清优美的图画之中,却排泄著诗人极不平静的心情。“人心不欢,而‘鼓角声悲’也;人心不宁,而‘银河影摇’也”。(王嗣[ ]《杜臆》卷八)诗人真实把忧国忧民的客观感受点染到这客观景物下去了。两句不但阔大雄壮,景象优美,而且寓情于景,包含着诗人的无穷情思。  “野哭”两句,进一步写夜间阁中所闻,写得特别沉痛悲哀。杜甫于永泰二年(公元七六六年)四月抵达夔州,这时安史之乱虽已平定,但外寇入侵,军阀混战,打仗的狼烟一直没有停息。即以蜀州为例,梓州刺史段子璋,剑南兵马使徐知道,举兵叛乱在其前;成都尹郭英e799nevertheless bee5ba greata great6ee5a greateb义,兵马使催旰,沪州牙将杨子琳,彼此残杀在其后。战祸绵亘数年,国民死伤有数,“野哭千家”就是对这种战乱局面的圆活概括,它形象地反映出军阀混战给广小孩儿民生命家当所带来的危急耗损。午夜叫声。“哭”而曰“千家”。正见死者之多,灾难之重,而用一“野”字,村落之荒废自可想见。“夷歌”,指蜀州区域多数民族的歌谣,本地的渔者樵夫之歌。“夷歌几处起渔樵”,则由广小孩儿民的困苦写到本身,议定渔者樵夫的悲歌,暗喻衰年多病仍流落异乡,与《咏怀》之一“五溪衣服共云山”一句用笔不异,同时,又是惜它来渲染环境空气。盛弘之《荆州记》上有一段关于巴东渔歌的记载,其歌辞曰:“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。”闻猿鸣而泪下,渔夫樵子生活之艰苦、心情之凄苦不问可知。这里的“夷歌”,指的不妨就是这一类民歌。其实另类天堂。隆冬寒宵之中,渔樵于三峡之上,水深流急,山高路滑,它所表达的情调当然也是悲苦的。哀痛的“野哭”,悲苦的“夷歌”,无力地渲染了凄凉的环境空气,渲染了诗人悲戚的心情。  “卧龙跃马终黄土,人事音书漫寂寥。”末了两句触物起兴,抒写心中的无穷感喟。“卧龙”,谓诸葛亮。因夔州西郊有武侯庙而惹起联想。写“跃马”,即指公孙述基于下述史实:西汉末年,自恃蜀中地险众附,趁时局飘荡之际,跃马称帝,筑紫阳城,自号“白帝”,城在夔州城东,城中有白帝庙。“终黄土”,你看十八。即都不在人世之意。 “人事”,即“世事”,指方今政局飘荡,国民困苦,这是就国度方面说;“音书”,指流亡天涯,音书隔离,这是就小我方面说。两句兴味是说,像诸葛亮这样呕心沥血的奸臣,像公孙述那样横行一时的叛逆者,异样都已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摆脱人世,成为黄土。既然历史这样贤愚不分,是非混杂,那么,我又何必为目前的 “人事”和“音书”而念念不忘呢?两句由夔州卧龙跃马的祠庙触景生情,表达了储藏在胸中的郁愤与不平,详注。弯曲勉强悠扬,无穷凄恻!但是,诗人这种对国度“人事” 的热烈关心,这种忧国忧民的困苦,是难以排遣的,也是不可排遣的,所以,纵然外面上说得消极、低落,现实上已经异常愤激。它是诗人政解决想无法竣工的困苦心情的弯曲勉强发挥,是诗人对唐朝统治者全豹灰心的心情的泄露。浦起龙说它“其词弥宽,其情弥结”,是全豹精确的。  《阁夜》真实是一首好诗,古人对它都有很高的评价。胡应麟说它“气象雄盖宇宙,法律细入毫芒,自是千秋鼻祖(指七律)”(《诗薮·内编》卷五)。卢世[ ] 洱说它:“一题不止为一事,一诗不止了一题,意中言外,怆然有无量之思。当与《诸将》《事迹》《秋兴》诸章相为表里。”(仇兆鳌《杜诗详注》卷十八引)。所谓“不止为一事”,指诗中所描写的富厚的社会形式而言;所谓“不止了一题”,是指诗中所反映的诗人纷乱的思想感情而言。全诗议定诗人穷冬雪夜的所见所闻,真实地反映了安史乱后军阀混战、国民涂炭这样一种社会现实,发挥了诗人对国度对国民命运的深切体贴。当然,由于作者朽迈多病,飘零无依,所以诗中也泄露了凄凉孤寂乃至消极的激情。这虽然和诗人的阶级局限相关,也由于其时统治者衰弱能干,国势衰落每况愈下的趋向已经不可防止,是深深地打上时期印记的。  在艺术上,这首诗也是很乐成的。诗开端两句即点题,“霁寒宵”三字统摄全篇。三、四两句扣题写三峡夜景·五、六两句转笔写时局、境遇,末端两句兜回全篇。“人事”绾上“野哭”“夷歌”;“音书”绾上“天涯”“三峡”。弯曲勉强变化而环环扣紧。“题云《阁夜》,而诗及晓景,及知为‘人事’‘音书’之故,彻夜不寐(黄生语)。诗中描画寒宵雪夜的图景,表达诗人独处难过的心情,听听夜夜香。也很有特色。出现在诗人笔下的情景,不是事物的呆板记载,而是饱和着诗人富厚感情的艺术形象,包含著诗人无穷的情思。宋人叶梦得说:“七言难于气象雄壮,句中无力而纡余,不失弦外之音。自老杜‘锦江春光来天地,玉垒浮云变古今’与‘五更鼓角声悲壮,三峡银河影挥动’等句之后,常恨无复寄者。”(《石林诗话》卷下)叶梦得所说的“无力而纡余,不失弦外之音”,就是指这两句诗意境雄壮而又蕴藉深入,富饶感人的艺术效率。  末了还有一个颔联两句能否用事的题目。古人对此曾辩论不休。宋人蔡绦说:“作诗用事,要如禅家语:水中着盐,饮水乃知盐味,此说诗家奥密藏也。如‘五更鼓角声悲壮,三峡银河影挥动’。人徒见凌轹造化之工,不知乃用事也。《祢衡传》:挝渔阳操,声悲壮。宅男的天堂。《汉武故事》:星斗挥动,西方朔谓民劳之应。则善用事者,如系风捕影,定有迹耶?”(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前集》卷十引)清人纪昀则说:“三、四只是现景,宋人诗话穿凿可笑。”(《(瀛奎律髓>刊误》)施鸿保又说:“下句或用《汉武故事》,上句悲壮,第是常语,不肯定用《祢衡传》也。“(《读杜诗说》卷十八)今按《史记·天官书》:“天一、枪、[ ]、矛、盾(皆星名)挥动,角大,兵起。”又《汉书·地理,乞》:“元光中,天星尽摇,上以问候星考,对曰:‘星摇者,民劳也。’后伐四夷,百姓劳于兵革。”古人曾有杜诗无一字不有来历之语,此说虽属陈旧,但用典入化,确是杜诗的一个明显的艺术特质。例如《禹庙》诗中“荒庭垂桔柚,古屋画龙蛇”两句,胡应麟、浦起龙就都赞扬他用事入化,却又妙在写景于偶尔蓄志之中,指出“此乃老杜千古绝技。”所以本篇三、四两句也应如此对待,既是用事,又是写景,妙在 “水中着盐”不露陈迹。这样认识,能帮忙人们进一步领会杜诗胸无点墨的形式和精采的艺术技巧。
吾电脑听懂—影子方惜萱拿走@这首诗是诗人在大历元年(766)寓于夔州西阁作所。全诗写冬夜情景,有伤乱思乡的兴味。首联点明冬夜寒怆;颔联写夜中所闻所见;颈联写清晨所闻;末联写极目武侯、白帝两庙而引出的感喟。以诸葛亮和公孙述为例,讲明贤愚忠逆都玉石俱焚,小我的寂寞就更无所谓了。全诗气象雄阔,大有上天下地,俯仰古今之概。这首诗是杜甫在夔州寓所西阁夜中所作。诗人流寓于荒僻的山城,面对峡江宏壮的夜景,听到悲壮的鼓角声,另类天堂。是以感喟万千。由眼前的情景想到国度的战乱,由历史人物想到本身的境遇,并力图在心坎逾越这些人生的感喟。诗中虽有悲凉悲哀之情,却亦有壮情和超然之意。《唐诗直解》云:"光泽四射,令人不敢重视"。《杜诗解》云:"笔势又沉郁,又精悍,屡屡吟之,使人增加意气百倍"。《批点唐诗正声》云:"全首悲壮激昂大方,无不适意。中二联皆将明之景,首联雄壮飘荡,卓冠千古。次联哀乐皆眼前景,人亦难道。结以忠逆同归自慰,然音节犹婉曲"。其时西川军阀混战,夜阁。连年不息;吐蕃也不停侵袭蜀地。而杜甫的好友郑虔、苏源明、李白、严武、高适等,都先后死去。感时忆旧,他写了这首诗,发挥出异常艰巨的心情。开首二句点明时间。首句岁暮,指夏季;阴阳,指日月;短景,指冬天日短。一“催”字,形象地讲明夜长昼短,使人觉得时候荏苒,岁序逼人。次句天涯,指夔州,又有沦落天涯意。当此霜雪方歇的穷冬夜晚,雪光开阔开朗如昼,诗人对此凄凉寒怆的夜景,不由感喟万千。“五更”二句,承次句“寒宵”,写出了夜中所闻所见。上句鼓角,指现代军中用以7a greatfee5a greateb报时和发号令的鼓声、号角声。晴朗的夜空,鼓角声非分特别响亮,值五更欲曙之时,愁人不寐,那声响更显得悲壮感人。这就从正面渲染出夔州一带也不安谧,黎明前军队已在抓紧活动。诗人用“鼓角”二字点示,再和“五更”、“声悲壮”等词语维系,兵革未息、打仗频仍的空气就天然地传达进去了。下句说雨后玉宇无尘,地下银河显得格外澄澈,群星整齐,映照峡江,星影在缓慢的江流中摇曳不定。情景是够美的。古人赞扬此联写得“伟丽”。亚欧有色。它的妙处在于:议定对句,诗人把他对时局的深切体贴和三峡夜深美景的玩赏赏识,栩栩如生地发挥进去,诗句气势凄凉恢廓,调子铿锵动听,辞采清丽醒目,“伟丽”中深蕴着诗人悲壮深沉的情怀。“野哭”二句,写清晨前所闻。一闻战伐之事,就当即惹起千家的恸哭,哭声传彻四野,其景多么凄凉!夷歌,指四川境内多数民族的歌谣。夔州是民族杂居之地。杜甫客寓此间,渔夫樵子不时在夜深传来“夷歌”之声。“数处”言不只一起。这两句把偏僻的夔州的典型环境形容得很真实:“野哭”、“夷歌”,一个富饶时期感,一个具有所在性。对这位忧国忧民的巨大诗人来说,这两种声响都使他倍感悲伤。“卧龙”二句,诗人极目远望夔州西郊的武侯庙和西北的白帝庙,而引出无穷感喟。卧龙,指诸葛亮。跃马,化用左思《蜀都赋》“公孙跃马而称帝”句,意指公孙述在西汉末乘乱据蜀称帝。杜甫曾屡次咏到他:“公孙初据险,跃马意何长?”(《白帝城》)“勇略今何在?当年亦壮哉!”(《上白帝城二首》)一世之雄,而今安在?他们不都成了黄土中的枯骨吗!“人事音书”,词意平列。漫,任便。这句说,人事与音书,如今都只好任其寂寞了。末端二句,泄呈现诗人极为忧愤感伤的激情。沈德潜说:“结言贤愚同尽,则目古人事,远地音书,亦付之寂寥而已。”(《唐诗别裁》)象诸葛亮、公孙述这样的历史人物,无论他是贤是愚,都玉石俱焚了。现实生活中,征戍、诛掠更形成广小孩儿民天天都在作古,我眼前这点寂寥独处,又算得了什么呢?这话看似自遣之词,现实上却填塞反映出诗人感情上的抵触与烦懑。夜夜香。“志士幽人莫怨嗟,古来材大难为用!”(《古柏行》)“硬汉余事业,衰迈久风尘。”(《上白帝城二首》)这些诗句正好传达出诗中某些未尽之意。卢世

”(仇兆鳌《杜诗详注》卷十八引)
热门推荐
随机推荐
最新文章